首页 >>

朱琳:爱旅行的“坚强小姐”,把行李箱当成自己的家

​“这个球她还是有可能发外角。”

在对手一发发外角出界以后,韩馨蕴小声地对朱琳说道。她们击了一次掌,彼此交换了一个笃定的眼神,然后朱琳回到自己接发球的位置上,稳稳地抓住了这个果然发向外角的二发,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得分机会。

凭借着这个制胜分,她们迎来了自己在本场比赛的赛点并成功兑现,以大比分6比0、6比4击败克罗地亚老将尤拉克和美国姑娘克拉茨克的组合,晋级2019天津网球公开赛女双四强。

今天在团泊国际网球中心的这场比赛,是朱琳在最近一个月来双打赛场连续赢下的第6场赛事——4周前她搭档王欣瑜在WTA南昌网球公开赛上连赢四场夺得女双冠军,这是她的首个WTA巡回赛冠军。除了双打,她还在今年2月的WTA迪拜公开赛首轮淘汰梅尔滕斯,首次闯入WTA前100。

显然,从2012年转入职业以来,这位1994年出生的中国姑娘在经历了7年职业赛场的历练和积累之后,正在迎来自己最好的时光。

携手韩馨蕴 晋级天网女双四强

“Game,Han/Zhu!”在主裁宣布比赛获胜者的名字之后,朱琳和韩馨蕴开心地击掌庆祝。经历了前一天气势如虹的那个抢10,现在她们的“小宇宙”已经成功地被激发了。

“第一轮的时候我们一开始还不太适应对方的风格,她们打得不太一样,一个稍微快一点,一个稍微慢一点。而且我和韩姐好久都没有配了,我和她之间也有一点找不准对方的节奏。比分一直咬得挺紧,教练上来让我们打得再坚决一点,多一些变化,不要怕她们给我们不舒服的球。”

朱琳口中的“韩姐”是比自己大4岁的韩馨蕴,她们上一次联手出战WTA巡回赛还要追溯到两年前的天津网球公开赛。

当时她们在首轮以4比6、6比4、13比15憾负萨巴伦卡和徐一璠的组合,无缘晋级。如今两人携手重回团泊国际网球中心,找到默契的她们已经取得了两连胜的战绩,成功闯入四强。

“说起默契啊,有时候可能就是天生的吧?有的人就是很搭。”朱琳笑着点评自己和韩馨蕴的关系——她们在首轮比赛中选择了同样的比赛服,梳着同样的马尾辫,看上去有一点像“双胞胎”。

“而且我们都是碰到球都想要去打的那种人,不会说让给对方去打,自己要多承担一些责任。”

进入四强之后,朱琳将和韩馨蕴一起继续向天津网球公开赛的女双冠军发起冲击。

就在一个月前,她刚和18岁的小将王欣瑜搭档拿到南昌公开赛女双冠军。“那一站比赛真的是意外之喜,没有想到会拿到最后的冠军。但是能够拿到WTA首冠当然非常开心,因为每一场比赛我都会都想要赢,不是随便打打。”

重回前一百 还要更丰富自己

不管是双打还是单打,每一场比赛都要全力以赴,这是职业球员的基本特质。不过,双打比赛对于朱琳来说更多的还是为了“乐趣”,单打赛场的突破才是她更想要的。

然而,已经有过在2014年广州网球公开赛上击败文奇、2014年中国网球公开赛战胜帕芙柳琴科娃、2015年迈阿密公开赛淘汰斯齐亚沃尼以及在2017年天津网球公开赛爆冷击败两届温网女单冠军科维托娃经历的她始终徘徊在WTA积分榜的100之外,她的“闯入前100”的目标也设立了有三四年的时间。

今年2月,窗户纸终于被捅破。

在迪拜公开赛女单首轮较量中,从资格赛突围的朱琳苦战了将近3小时,以5比7、6比4、7比5击败16号种子、刚刚在多哈公开赛夺冠的梅尔滕斯。在获得本赛季首场WTA巡回赛女单正赛胜利的同时,她也让自己的世界排名首次进入前100。

“在迪拜的比赛的确打得非常艰难,当然也非常好看。”她放慢了语气,将自己带回到那场比赛的情境之中。

“第一盘5比3领先的时候,我就在想:‘哇,5比3了!’有一点失去专注,但好在接下来我又可以集中精力做好教练告诉我要做的事情。其实那场球赢完以后,我才真正有信心在这样的平台立足,它真的给了我非常大的鼓励。”

2019年2月25日,朱琳的排名来到了职业生涯最高的第93位,成为第14位进入WTA前100的中国大陆选手。尽管目前她的排名又回落到第106位,但她已经知道了什么样的选手才是真正的“前100”。

“如果不看排名的话,今年我的大比赛的质量比以前高很多。我赢了很多前100、前50的选手,觉得自己能力还是有的,需要做的就是坚持和完善。因为你要是想要往上走,就绝不能说只靠一种武器就去战胜对手,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不同打法的球员,你一定要努力地丰富自己。我已经做得比原来好了,但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再加强。”

新赛季目标 进澳网女单正赛

从WTA排名150位到前100,朱琳用了4年时间。接下来她将会在单打赛场上继续努力,天津的比赛结束后她会在国内参加一些ITF的赛事,争取获得足够的积分以获得2020年澳网女单正赛的席位。

“想要直接入围明年澳网正赛,排名在100以内会比较稳妥一点,所以我要多拿分。这几站其实对手也都会比较强,有的时候输赢也和签运有关系。我们都知道第一轮往往是最难打的,但这个你也没有办法控制,你能做的就是继续提升自己的实力。”

说起澳网,去年她在资格赛连赢三轮晋级正赛,成为出战资格赛8名中国大陆选手中唯一晋级的球员。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二轮的比赛中她在决胜盘2比5落后的情况下连赢5局逆转获胜。赛后她哭着和团队成员以及外教拥抱,后者不断安慰和鼓励着她:“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我不是一个爱哭的人。”给自己的微博取名为“Miss Tough”的她说,“如果我真的是打得好的话,有的时候输球我还是很高兴的。但那段时间自己过得比较艰难,训练练得也很苦,就觉得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哭了。好在哭完了就放松了,当时是觉得很不容易啦,被自己感动了都。”

一两年前,能够参加大满贯赛事对于朱琳来说还是极其宝贵的机会,但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每次她都特别想要打好,因为不管是从积分、奖金还是氛围大满贯都跟别的比赛不太一样,她要为自己拼出一个更好的未来。

“以前总是说要费好大劲打三轮才能参加正赛,你就会格外珍惜和这样的机会。但一年也没有几次,整体上就会很紧。今年四个都能够进正赛了,你会觉得打不好的话还有下一个,这样的心态就会让自己变得放松,也不会觉得这样的比赛和其他的比赛有什么不同,其实都是一样的对手、一样的挑战。”

是恋家的人,也享受漂泊生活

“Miss Tough”在本赛季打满了四大满贯的正赛,并且在美网首轮击败资格赛选手王欣瑜,在自己的第7次大满贯正赛首轮之旅中取得首胜。

她说自己正在慢慢走上正轨,各方面都越来越好。这有赖于过去这些年她自己对于职业网球理解的加深,也有赖于团队的逐渐稳定——这种由内到外的成长,让她有了更多的信心去跟更多的对手一较高下。

“我要做的就是多出去比赛,多跟高水平的球员打。其实回过头来你会发现你和其他人并没有那么大的差距,一旦你熟悉了,多打一打,就会知道她们是什么样的打法和套路,就能够进入到这个职业的圈子里面。”

她在2019赛季参加了多项赛事,截止到目前一共有26站之多。年初的时候,她打了深圳网球公开赛、ITF安宁125K系列赛、ITF六安60K的比赛,然后是“中国赛季”的南昌网球公开赛、武汉网球公开赛、中国网球公开赛和正在进行的天津网球公开赛,其他的比赛都是国外赛事。

“你如果愿意旅行的话,就会有去不同的地方打比赛的机会。对于职业球员来说,我觉得这是你要迈出去的第一步。可能明年我会再选一些跟今年不一样的计划,有的赛事的天气、场地、比赛用球会比较适合你,有的赛事可能就不适合,多去走一走就知道了。”

她把旅行和比赛看做一件事情,把争取奖金和积分看成一件事情,会告诉自己这是职业球员应该做的事情,然后乐在其中地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定位和心得。

“我觉得,只有在年轻的时候才能有机会多在外面走一走。虽然我本人是一个很恋家的人,但也很享受这几年在外面漂泊的日子,行李箱就是我的家。当然,没有人不期待回家,因为你在家里的时候就会完全放松,但是每年我在家也待不了几天,一个星期最多了。

“但其实对我们来说在国内比赛已经很好了,感觉就像是回家。”她补充道。

文章来源:谢安琪否认模仿王菲

标签:李云迪获金质勋章,莫雷发布涉港言论,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勒克莱尔为事故担责,孔刘李栋旭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