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岁照样开法拉利,有趣的灵魂永远不老

一个普通的号2017-10-12 21:17:11
1/12

黄永玉,画家,2015年因为一句“我想把你变成野孩子”,淡出荧幕20年的林青霞复出,参加了一档电视真人秀, 而让女神重新找回勇敢的自己的,正是91岁的黄永玉(来源: 了不起的匠人 )

提起黄永玉,大家想起的或许是那个1956年,因为《阿诗玛》轰动中国画坛的32岁青年。图为:《阿诗玛》

是养猴子并在60岁随手画出 中国第一枚生肖猴票的画坛“鬼才”,图为:黄永玉设计的猴票

亦或是严厉批评,曹禺“心不在戏里”的耿直晚辈,也是那个和沈从文交往几十年的老头,图为:沈从文、黄永玉叔侄合影

曾有媒体用了一个90后的词,“酷炫狂霸拽”来形容他骨子里的顽皮野性和幽默,因为他真正活成了现实版的老顽童

90岁应该活成什么样?就应该活成黄永玉!有趣的人总能把凡世过得有滋有味,黄永玉今年93岁,白岩松曾登门拜访,刚进门就看见黄永玉正在院子里拾掇他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白岩松惊呆了,“老爷子,你都一大把年龄了还玩这个!” 黄永玉说: 我又不是老头,黄永玉不单玩法拉利,还玩德国原装奔驰S320、宝马Z4、保时捷911敞篷跑车,路虎越野、保时捷卡宴越野车,以及红色法拉利F430

白岩松说,老爷子您这不是炫富嘛? 黄永玉回:我能炫什么富,我玩什么就是因为它好玩,跑车就是一玩意儿,白岩松后来说了句: 老了就做黄永玉

国家博物馆在黄永玉90岁时准备,为他举办《黄永玉90画展》 记者问他 “参加宴会的人是否需要打领结? 女士是否要穿晚礼服?” 黄永玉叼着烟斗,哈哈大笑: 都不必了,最好裸体。图为:《九十啦!》

黄永玉只要出场,就语惊四座,犀利搞怪,“你们都太正经,我只好老不正经”,作家李辉评价黄永玉说,只有在他的身上才能看到真正的天真烂漫,他永远活得像个十二三岁的小少年,贪玩、天真、坦荡,敢作敢为,玩世不恭,自由自在

他一生的德行底子都来源于家庭。1924年,黄永玉年出生在湖南凤凰县,如今年过90,依旧遮挡不住他,放荡不羁的处世态度,而他一生德行的底子,或许离不开他从小的家教

黄家的祖屋叫“古椿书屋”,是凤凰有名的私塾馆,太婆曾说,我们家不买田,买田造孽! 一块砚田足够了,于是黄永玉就在这种充满文学气质的环境中,开始了人生的第一课

读书时,爷爷给过他和学校不一样的教育,“学堂那些书读下去是有用的,像盖房子砌墙脚”, 但砌墙脚不等于盖房子,“盖房子要靠以后不停读课外的书”,“有的读书人蠢,一辈子砌墙脚,一间房子都没有盖成”,长大做事情、交朋友,读课外书才是盖房子的学问

父亲也曾说,“不管你以后长大成人是穷是富,当不当名人专家,多懂点稀奇古怪的知识,还是占便宜的,起码是个快活人,不会一哄而起只读一本书,个个变成蠢人,从今天起,你可以随便翻我书柜的书”

年轻时的黄永玉,“你长大就会明白,人要经得起怄,要看得开,要一辈子想到自己是读书人 再穷再苦就不在乎了” 长辈们自由、看的开的思想,造就了今天不被时代束缚的黄永玉

1945年,在江西赣州,黄永玉爱上了广东姑娘张梅溪,十八岁第一次和张梅溪见面时,他紧张得老半天才蹦出来一句话: “我有一百斤粮票,你要吗?” 而且当时年少并不知道这就是爱情,只是觉得 “傻傻的,在一起真好,不在一起就有一点失落”

张梅溪噗嗤一笑,转身走了,为追张梅溪,黄永玉做了个小号,每天对着张梅溪呜哩哇啦吹,半个月下来,就把姑娘心吹软,两人对着傻笑 ,“任何一种环境或一个人,初次见面就预感到离别的隐痛时,你必定是爱上他了” 后来在黄永玉的追求下,两人结婚,图为:年轻时的黄永玉和张梅溪

年老时,夫妻俩一同出游,在动荡的20世纪60年代里,夫妻俩在颠沛流离中相互扶持,成就了一段相濡以沫的爱情佳话,那首写于“牛棚”的感人长诗,《老婆呀,不要哭》,就是黄永玉这个时期写给张梅溪的,并承诺爱她“一百年不变”,而如今的他确实也做到了,在黄永玉眼中,一生很短,短到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要相信,时代不会永远这样的,对黄永玉来说,人生不管什么样境遇,玩都是正经事 

文革时,黄永玉每天的功课就是挨鞭子, 他会边挨边数被打次数,即使大家都在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他也照玩不误,他的玩具列表有: 一部鲜红色的八十个低音键的意大利手风琴,一支双筒猎枪,一个立体镜,还有一部万用的电动小车床,大家训黄永玉,别整天乐呵呵的,这年头要沉重,黄永玉答: 既然你们说我不沉重,那我就装沉重喽

《鸟是好鸟,就是话多》,于是他找来一个医疗本,给自己划上心脏病、胃溃疡、肝硬化,划了一百多种病,批斗他的人一看也乐了: “臭老九,你这病,也忒多了点”

《你他妈又吹》,白天劳动,晚上挨批斗,夜里找乐子,抱来《辞海》,打着手电筒捂在被窝里,一晚上看两遍,看得也是如痴如醉,朋友们见了,都说黄永玉是神人,活成人精了,而他说,要相信,时代不会永远这样的

《树上掉樱桃是有的,天上掉馅饼确实没见过》,人走上坡路固然好,下坡路也要走得漂亮,黄永玉的处世态度,早已给他准备好了,漂泊、随行一生的资粮,他有洞察世事人性后,超脱的人生态度,他自嘲学历不高,只上过“社会大学”,抗战时四处流浪,当过小工,干过苦力

凭他的过往人生,他有太多理由是不快乐的,可他偏不郁闷,在90岁,他依旧乐观、豁达,自称90后,并保持着出尘不染的赤子之心

《在声乐中重要的不在嗓门而在诚恳》,看黄永玉的画,很多人会一直感叹,他的孩童性保留得如此完整,乐此不疲地打破各种规则,又歪打正着地成为时尚,当画家们都在画高雅的山水时,他画出恭拉屎,大家在画梅妻鹤子,他画伸腿观音,很多网友们评论他是 “用生命在搞笑,且最接地气的画家”

《湘西桑植一带私家茅房》,“也不想想,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余五十岁前,从不游山玩水, 至今老了,才觉得十分好笑”

“我拿耗子药,当早餐”

一幅画,寥寥几句,就道尽人生百态,这些都是黄永玉,历尽沧桑人生后的顿悟和洒脱,在黄永玉同时代的朋友钱锺书、郁风、 李可染、张伯驹全部去了天堂时,黄永玉说: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图为:齐白石和黄永玉

“我死了,立即火化,火化完了,骨灰放到抽水马桶里,就在厕所举办个告别仪式,拉一下水箱,冲水、走人”,说完哈哈大笑,连死都能想出如此脑洞大开93岁的黄永玉依旧每天玩到深夜,人世间好玩的事实在太多了,他只有把自己喜欢的事全做了,才坐下来数着日子等永逝降临,这种洒脱不是肤浅的游戏人间,而是洞察世事人性后超脱的人生态度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93岁照样开法拉利,有趣的灵魂永远不老

黄永玉,画家,2015年因为一句“我想把你变成野孩子”,淡出荧幕20年的林青霞复出,参加了一档电视真人秀, 而让女神重新找回勇敢的自己的,正是91岁的黄永玉(来源: 了不起的匠人 )

提起黄永玉,大家想起的或许是那个1956年,因为《阿诗玛》轰动中国画坛的32岁青年。图为:《阿诗玛》

是养猴子并在60岁随手画出 中国第一枚生肖猴票的画坛“鬼才”,图为:黄永玉设计的猴票

亦或是严厉批评,曹禺“心不在戏里”的耿直晚辈,也是那个和沈从文交往几十年的老头,图为:沈从文、黄永玉叔侄合影

曾有媒体用了一个90后的词,“酷炫狂霸拽”来形容他骨子里的顽皮野性和幽默,因为他真正活成了现实版的老顽童

90岁应该活成什么样?就应该活成黄永玉!有趣的人总能把凡世过得有滋有味,黄永玉今年93岁,白岩松曾登门拜访,刚进门就看见黄永玉正在院子里拾掇他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白岩松惊呆了,“老爷子,你都一大把年龄了还玩这个!” 黄永玉说: 我又不是老头,黄永玉不单玩法拉利,还玩德国原装奔驰S320、宝马Z4、保时捷911敞篷跑车,路虎越野、保时捷卡宴越野车,以及红色法拉利F430

白岩松说,老爷子您这不是炫富嘛? 黄永玉回:我能炫什么富,我玩什么就是因为它好玩,跑车就是一玩意儿,白岩松后来说了句: 老了就做黄永玉

国家博物馆在黄永玉90岁时准备,为他举办《黄永玉90画展》 记者问他 “参加宴会的人是否需要打领结? 女士是否要穿晚礼服?” 黄永玉叼着烟斗,哈哈大笑: 都不必了,最好裸体。图为:《九十啦!》

黄永玉只要出场,就语惊四座,犀利搞怪,“你们都太正经,我只好老不正经”,作家李辉评价黄永玉说,只有在他的身上才能看到真正的天真烂漫,他永远活得像个十二三岁的小少年,贪玩、天真、坦荡,敢作敢为,玩世不恭,自由自在

他一生的德行底子都来源于家庭。1924年,黄永玉年出生在湖南凤凰县,如今年过90,依旧遮挡不住他,放荡不羁的处世态度,而他一生德行的底子,或许离不开他从小的家教

黄家的祖屋叫“古椿书屋”,是凤凰有名的私塾馆,太婆曾说,我们家不买田,买田造孽! 一块砚田足够了,于是黄永玉就在这种充满文学气质的环境中,开始了人生的第一课

读书时,爷爷给过他和学校不一样的教育,“学堂那些书读下去是有用的,像盖房子砌墙脚”, 但砌墙脚不等于盖房子,“盖房子要靠以后不停读课外的书”,“有的读书人蠢,一辈子砌墙脚,一间房子都没有盖成”,长大做事情、交朋友,读课外书才是盖房子的学问

父亲也曾说,“不管你以后长大成人是穷是富,当不当名人专家,多懂点稀奇古怪的知识,还是占便宜的,起码是个快活人,不会一哄而起只读一本书,个个变成蠢人,从今天起,你可以随便翻我书柜的书”

年轻时的黄永玉,“你长大就会明白,人要经得起怄,要看得开,要一辈子想到自己是读书人 再穷再苦就不在乎了” 长辈们自由、看的开的思想,造就了今天不被时代束缚的黄永玉

1945年,在江西赣州,黄永玉爱上了广东姑娘张梅溪,十八岁第一次和张梅溪见面时,他紧张得老半天才蹦出来一句话: “我有一百斤粮票,你要吗?” 而且当时年少并不知道这就是爱情,只是觉得 “傻傻的,在一起真好,不在一起就有一点失落”

张梅溪噗嗤一笑,转身走了,为追张梅溪,黄永玉做了个小号,每天对着张梅溪呜哩哇啦吹,半个月下来,就把姑娘心吹软,两人对着傻笑 ,“任何一种环境或一个人,初次见面就预感到离别的隐痛时,你必定是爱上他了” 后来在黄永玉的追求下,两人结婚,图为:年轻时的黄永玉和张梅溪

年老时,夫妻俩一同出游,在动荡的20世纪60年代里,夫妻俩在颠沛流离中相互扶持,成就了一段相濡以沫的爱情佳话,那首写于“牛棚”的感人长诗,《老婆呀,不要哭》,就是黄永玉这个时期写给张梅溪的,并承诺爱她“一百年不变”,而如今的他确实也做到了,在黄永玉眼中,一生很短,短到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要相信,时代不会永远这样的,对黄永玉来说,人生不管什么样境遇,玩都是正经事 

文革时,黄永玉每天的功课就是挨鞭子, 他会边挨边数被打次数,即使大家都在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他也照玩不误,他的玩具列表有: 一部鲜红色的八十个低音键的意大利手风琴,一支双筒猎枪,一个立体镜,还有一部万用的电动小车床,大家训黄永玉,别整天乐呵呵的,这年头要沉重,黄永玉答: 既然你们说我不沉重,那我就装沉重喽

《鸟是好鸟,就是话多》,于是他找来一个医疗本,给自己划上心脏病、胃溃疡、肝硬化,划了一百多种病,批斗他的人一看也乐了: “臭老九,你这病,也忒多了点”

《你他妈又吹》,白天劳动,晚上挨批斗,夜里找乐子,抱来《辞海》,打着手电筒捂在被窝里,一晚上看两遍,看得也是如痴如醉,朋友们见了,都说黄永玉是神人,活成人精了,而他说,要相信,时代不会永远这样的

《树上掉樱桃是有的,天上掉馅饼确实没见过》,人走上坡路固然好,下坡路也要走得漂亮,黄永玉的处世态度,早已给他准备好了,漂泊、随行一生的资粮,他有洞察世事人性后,超脱的人生态度,他自嘲学历不高,只上过“社会大学”,抗战时四处流浪,当过小工,干过苦力

凭他的过往人生,他有太多理由是不快乐的,可他偏不郁闷,在90岁,他依旧乐观、豁达,自称90后,并保持着出尘不染的赤子之心

《在声乐中重要的不在嗓门而在诚恳》,看黄永玉的画,很多人会一直感叹,他的孩童性保留得如此完整,乐此不疲地打破各种规则,又歪打正着地成为时尚,当画家们都在画高雅的山水时,他画出恭拉屎,大家在画梅妻鹤子,他画伸腿观音,很多网友们评论他是 “用生命在搞笑,且最接地气的画家”

《湘西桑植一带私家茅房》,“也不想想,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余五十岁前,从不游山玩水, 至今老了,才觉得十分好笑”

“我拿耗子药,当早餐”

一幅画,寥寥几句,就道尽人生百态,这些都是黄永玉,历尽沧桑人生后的顿悟和洒脱,在黄永玉同时代的朋友钱锺书、郁风、 李可染、张伯驹全部去了天堂时,黄永玉说: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图为:齐白石和黄永玉

“我死了,立即火化,火化完了,骨灰放到抽水马桶里,就在厕所举办个告别仪式,拉一下水箱,冲水、走人”,说完哈哈大笑,连死都能想出如此脑洞大开93岁的黄永玉依旧每天玩到深夜,人世间好玩的事实在太多了,他只有把自己喜欢的事全做了,才坐下来数着日子等永逝降临,这种洒脱不是肤浅的游戏人间,而是洞察世事人性后超脱的人生态度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