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点心吧!看看这些奇葩设计 真的已经无力吐槽...

一个普通的号2017-10-12 18:41:20
1/12

公共设施被称为“城市家具”,它们很大程度影响着人们在一个城市里工作、生活的舒适度。然而,大到道路、建筑物,小到公交站牌、盲道,普通民众经常会遭遇各类让人匪夷所思的“奇葩设计”。(来源: 半月谈官方微信)

在网上搜索“奇葩设计”等关键词,会发现这是很多人都碰到过的“痛点”。半月谈记者梳理了“奇葩设计”主要的几种类型:中看不中用型
 在中部某省会城市,有一条双向10车道的城市景观大道,从远处看植被郁郁葱葱,中间的隔离带种着高大的松柏,很是气派。
 然而,到了炎热的夏季、烈日当空之时,市民走在人行道上却被晒得冒油。原来,园林部门只顾好看,在人行道两侧种的几乎都是没有树荫的灌木。

不少设计酷爱“凹造型”,也上了奇葩排行榜,比如酒瓶子大楼、福禄寿大楼、铜币大楼等。
半月谈记者曾听到一位地方政府官员说,当地有一栋80米高的建筑,只有底下的14米可居住办公,上面全是造型部分。

让人浑身不自在型
今年,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映后,人们一下子发现了很多“丁义珍式”窗口的现实版。
这些窗口要么高度设计不合理,没有座椅,让你只能弯腰屈膝;要么柜台直立面没有内凹,让你的双腿难以舒服安放。

还有一些地方出现过3米高的公交站牌,乘客要仰望星空般查看公交线路信息。
有人感叹,这得让姚明来看才合适。更有人反讽说,这种站牌有助于帮助“低头族”治疗颈椎病,还能够锻炼视力,简直一举多得。

险象丛生型
近日,一则利发国际引发广泛关注。
在沈阳,一条铺设不久的近千米长的盲道拐了近20个弯,途中有电线杆、树木、窨井盖,全部都要绕道。
视力障碍人士如果走这样一条路,如同过关斩将。更有甚者,有的地方盲道直接通向沟渠。

即使对于正常人,如果设计坑爹,也会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据报道,在上海一断头路尽头,立着一巨幅城墙图,上面绘有大小3个门洞。
司机反映,这幅画很具有迷惑性,从远处看难以分辨是图片还是实物,如果不熟悉路况,很容易撞上去。

烧脑费神型
一些立交桥、地下通道、地铁换乘通道,由于路线如同迷宫,又缺少清晰的导向系统,被称为“烧脑设计”。
“知乎”里一个“大型公共设施都有哪些让人无语的设计”问题下,有近200条回复。
即便一线城市客流量巨大的地铁内,换乘标记也往往张贴于正面,完全不考虑乘客出入车厢时的视觉角度,结果就是不熟悉的乘客只有走到指示图下才发现错了。

敷衍应付型
有的城市出现“史上最窄自行车道”,不足70厘米,老百姓反映骑车就像走钢丝练杂技;有的公共场所盲文标识,竟然是在普通纸张上打印出来的。这些公共设施的设计,让人感觉完全“不走心”,只是应付了事。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走点心吧!看看这些奇葩设计 真的已经无力吐槽...

公共设施被称为“城市家具”,它们很大程度影响着人们在一个城市里工作、生活的舒适度。然而,大到道路、建筑物,小到公交站牌、盲道,普通民众经常会遭遇各类让人匪夷所思的“奇葩设计”。(来源: 半月谈官方微信)

在网上搜索“奇葩设计”等关键词,会发现这是很多人都碰到过的“痛点”。半月谈记者梳理了“奇葩设计”主要的几种类型:中看不中用型
 在中部某省会城市,有一条双向10车道的城市景观大道,从远处看植被郁郁葱葱,中间的隔离带种着高大的松柏,很是气派。
 然而,到了炎热的夏季、烈日当空之时,市民走在人行道上却被晒得冒油。原来,园林部门只顾好看,在人行道两侧种的几乎都是没有树荫的灌木。

不少设计酷爱“凹造型”,也上了奇葩排行榜,比如酒瓶子大楼、福禄寿大楼、铜币大楼等。
半月谈记者曾听到一位地方政府官员说,当地有一栋80米高的建筑,只有底下的14米可居住办公,上面全是造型部分。

让人浑身不自在型
今年,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映后,人们一下子发现了很多“丁义珍式”窗口的现实版。
这些窗口要么高度设计不合理,没有座椅,让你只能弯腰屈膝;要么柜台直立面没有内凹,让你的双腿难以舒服安放。

还有一些地方出现过3米高的公交站牌,乘客要仰望星空般查看公交线路信息。
有人感叹,这得让姚明来看才合适。更有人反讽说,这种站牌有助于帮助“低头族”治疗颈椎病,还能够锻炼视力,简直一举多得。

险象丛生型
近日,一则利发国际引发广泛关注。
在沈阳,一条铺设不久的近千米长的盲道拐了近20个弯,途中有电线杆、树木、窨井盖,全部都要绕道。
视力障碍人士如果走这样一条路,如同过关斩将。更有甚者,有的地方盲道直接通向沟渠。

即使对于正常人,如果设计坑爹,也会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据报道,在上海一断头路尽头,立着一巨幅城墙图,上面绘有大小3个门洞。
司机反映,这幅画很具有迷惑性,从远处看难以分辨是图片还是实物,如果不熟悉路况,很容易撞上去。

烧脑费神型
一些立交桥、地下通道、地铁换乘通道,由于路线如同迷宫,又缺少清晰的导向系统,被称为“烧脑设计”。
“知乎”里一个“大型公共设施都有哪些让人无语的设计”问题下,有近200条回复。
即便一线城市客流量巨大的地铁内,换乘标记也往往张贴于正面,完全不考虑乘客出入车厢时的视觉角度,结果就是不熟悉的乘客只有走到指示图下才发现错了。

敷衍应付型
有的城市出现“史上最窄自行车道”,不足70厘米,老百姓反映骑车就像走钢丝练杂技;有的公共场所盲文标识,竟然是在普通纸张上打印出来的。这些公共设施的设计,让人感觉完全“不走心”,只是应付了事。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