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唐朝女性的不爱红妆爱男装,看唐朝开放的社会风气和文化发展

唐朝是个开放的国家,政治的开明、经济的繁荣和文化的开放让女性的地位较之前有了明显的变化,并孕育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帝——武则天。唐朝开放的政策吸引了很多外来的民族,不同民族文化的交流和碰撞带来了唐朝女性服饰的变化,比如唐玄宗和杨贵妃喜爱胡人舞蹈,渐渐地接受了胡服。

一些公主和皇后随着社会对女性看法的改变,也穿起了男装,据了解,平阳公主就培养过一批“娘子军”,这些巾帼身披戎装,随公主和李世民一同征战沙场,拿下长安。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不爱红妆更爱戎装。

除了一些文献史料的记载,还有出土的文物也能看出唐代女着男装的现象,而且屡见不鲜。出土的狩猎女俑身穿白色圆领窄袖缺鹘袍,腰系褡裢,脚穿乌皮靴,一身戎装英姿飒爽,这种着装方式不仅是对传统着装的挑战,更打破了传统观念的束缚。一、女着男装各个时期的不同特点

唐高宗时期的幞头乌皮鞋。盛唐的时候,很多平民百姓的女子纷纷效仿公主穿起了自己丈夫或者兄弟的服装,她们头戴幞头,身着圆领袍或者折领的服装,脚上穿着乌皮靴子,腰上还系着漂亮的束带,方便插版牍之类的记事文具以证其身份。

有些女子头上的幞头带着长长的飘带,发髻也梳起来,扎着高高的发髻,穿着宽大的衣袖和缺胯袍服,骑在马背上,手持弓箭,远远看去,很像一名男子,极其清秀。可以看出当时的唐朝女子简洁干练的样子,精神抖擞,英气十足。

武则天统治时期的圆领花边衣袖。女帝统治时期到开元初年,女着男装的样式虽基本沿袭高宗时期,但是毕竟是女性掌握着皇权,所以在圆袍里面增添了半袖设计,而且在衣领、袖口装饰了花边,开叉处也有新的花样。

开元中期以后的肥大男装。唐朝是个以肥胖为美的朝代,所以越到唐朝中后期女子穿的男装也呈现出加大的状态,之前内着的半臂袖更加突出,肩部也变得宽松起来。随后连衣袍的长度也加长至脚面,她们腰间的束带由革带变成了布带,中晚唐时期女子着男装头部不再带幞头,脚下也脱去了皮靴。

可见,昔日的戎装逐渐演变为女子日常生活的服饰,她们对戎装不是一般的热爱,即便退出战场,依然眷恋身着戎装、披甲骑马的霸气英姿。

玄宗年间唐人对胡服的偏爱。在陕西出土的壁画中,反映了唐代妇女穿胡服的现象,她们身着翻领窄袖袍,头戴锦绣浑脱帽,脚穿透空软绵鞋,用条纹小口裤代替了飘飘的长裙。这些少数民族服装的流行源于对胡舞的热爱。

唐玄宗和杨贵妃非常喜爱胡舞,渐渐地接受了胡音、胡服。妇人学胡妆、穿胡服,就连杨玉环也做起鼓手,亲自为玄宗弹奏胡乐、表演胡舞。白居易《长恨歌》里面的霓裳舞衣曲就是胡舞的一种,胡舞的流行促使胡服融入唐朝妇女的生活。二、女着男装在唐朝盛行的原因

政治的开明和社会风气的开放。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开放的国家,统治者的一系列开放政策吸引了很多外来民族的流入,他们有很多新罗(朝鲜)人、阿拉伯人、波斯人......所以唐代的“胡服”不仅指少数民族的服饰,还有异国的服饰。

这些外来民族或是来唐朝旅游的,或是派使者来与唐朝交往建立友好关系的,随着他们的到来,不同文化之间便产生了交流与碰撞,不同民族之间在文化上相互融合。这些使者的服饰、国家民族的饮食方式以及宴会中的娱乐活动都传入到了唐朝,无形中影响着唐人的生活方式,并产生了唐人妇女喜爱的胡服。

女权意识的产生和增强。唐朝出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武则天。早在唐太宗时期,就有长孙皇后经常为李世民建言献策、改变着李世民的主意,这反映唐代社会的开放与兼容,人们对女性参政歧视的减弱。

女性也开始为自己争取相对平等的权利,不再是足不出户,婚姻任由支配的木偶般的角色,当时的唐朝女子离婚再嫁已为世人所认可,她们一些丧夫无子的妇女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也会不管所谓的世俗眼光选择再嫁,女子的生活质量明显增高。经济制度方面唐朝的均田制规定男女都能分到土地,世人对女子观念的改观和妇女自我权利观念的增强让唐朝女子地位有所提高。

浓厚的尚武风气在女子中蔓延开来,《礼记》中说:“外内不共井,不共湢浴,不通寝席,不通乞假,男女不通衣裳。”古代是不允许男女的衣服混穿的,但是在唐朝,由于之前国家为了稳定政局,平阳公主跟随李世民征战沙场,亲自创立了一批精英军队——娘子军。顾名思义,这个队伍全部由女子组成,而且她们全都身披战甲,束起高高的发髻,一身戎装,单枪匹马,和男子一样上阵杀敌,而且丝毫不逊色男兵。

以致于后来统一了边疆后,这些女子都不愿脱去戎装,因为在她们心灵深处这种服装已经成为一种信仰,所以后来他们的审美意识发生了变化,她们不爱良家妇女画的红妆,身上却穿着男装,她们丢掉长裙,穿着宽松的裤子和皮靴,束着布带,和以往的长裙相比,她们更爱穿男子宽松圆领的长袍。

包括在战争中民族的大融合,给唐朝带来了很多西北少数民族的原始生活方式,使这些女子更加青睐那种古朴、纯真原始的生活,尤其是少数民族那种狂野奔放式的骑马生活,让她们的思想更加开放,更加热爱武装。

道教追求个性解放思想的影响。唐朝开放的社会风气让很多先进的宗教观念有所发展,道教的形成过程中体现出对女性的崇拜,老子认为女性是万物之始,之根源所在。西王母是道教神仙体系中最古老最重要的女神,道家认为女子的生育能力是“天根”,“天根”应当受到崇敬,所以女性应该受到崇拜和尊重。再如妇女们也不再推崇“女子无才便是德”,相反,她们追求个性的解放,大胆挑战传统礼教的束缚。

体育活动活跃度的增加。随着各种休闲娱乐的体育活动的开展,女性也开始涉及很多体育项目,所以服装上追求简洁方便的宽大圆领袍和长裤,而不是容易失礼的长裙。像骑马、射箭、游猎,穿上男装,行动则更方便干练。

三、女着男装的历史意义

女着男装的是女性社会面貌发生改变的表现,也是社会对女性地位的认可,是社会发展的一大进步。

解放女性的社会思想,扩大女性的活动范围。女着男装是对传统礼教观念束缚的挑战,女子穿上男装,行动更加方便,能够参加更多的体育活动,像荡秋千,射粉团等等。而且社会风气的开放,使得有些女子还能接受教育,自由出行。这是社会对于女性观念的改变,是文化的一大进步。

促进民族文化的大融合。少数民族进入中原后,那些草原上的民族,带来了彪悍开放的民风,刚好与唐朝汉文化相互融合、补充,这样通过文化的交流,让彼此更加容易了解和接受异国的民风,有利于唐朝形成多元文化交流的格局。

为女子参政的可能性提供条件。唐朝女着男装本身就是一种女子对男性政权的向往与挑战,一方面,人们会弱化对女子的歧视,男女不平等观念稍有改观。另一方面,服饰的便洁让女子的出入其他活动都非常方便,即便是战场,也有巾帼不让须眉的例子。这样的社会风气让女性的地位在唐朝有所提高,为女性参政提供了可能性,因此在唐朝便出现了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

唐朝的女子女着男装是大唐文化博大精深的体现,让人们对大唐文化的民族大融合有了新的认识,开放的政策和社会风气、民族文化的交流和碰撞、宗教理念的先进以及多种多样的体育娱乐活动的出现,让唐朝的女子不爱红妆,更爱男装。

这些服饰文化上的变化进而引起女性思想的解放和自我政权意识的觉醒,提高了女性的社会地位,是中国历史发展上的一大进步,有利于促进男女平等观念的形成。从唐朝的服饰中,我们看到女性的自信和能力,以及渴望自由和对男女平等的追求。

她们用服饰表达自己对封建礼教束缚的反抗;用战场上的功绩证明自己巾帼不让须眉的能力;用不爱红妆爱男装展示对男权文化的挑战。所以,无论是宫廷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家的女子都穿起了男装,使女着男装成为唐朝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参考文献:

《大唐新语》

《旧唐书》

《唐宋女性与社会》

《唐风与大唐女服》

文章来源:AKIRA称期待当爸

标签:南朝石刻遭拓印,法拉利深夜炸街,陈坤倪妮聚会互动,香港各界揭批教育乱象,垃圾分类奖金近亿元